27年“北溪”项目背后的暗战:管道泄漏 旧恨又添新仇

0 Comments

  在俄乌冲突持续且出现升级趋势的大背景下,“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事故引发全球关注。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北溪-1”“北溪-2”项目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项目。无论对于直接受益者俄罗斯、德国,还是因项目存在而如鲠在喉的美国,各方的博弈和暗战自“北溪”开始建设以来一刻也未曾停止过。

  早在27年前,即1995年,修建一条穿越波罗的海,直接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天然气管道的想法就在酝酿。在“北溪”项目提出、谈判、建成的20余年间,俄罗斯、美国及欧洲国家围绕这一项目展开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博弈与暗战。

  2011年,“北溪-1”建成,这是俄罗斯和欧洲能源合作的第一个长途管线亿立方米天然气;“北溪-2”走向与“北溪-1”基本平行,2012年开始建设,2021年9月完工,设计输气能力也是550亿立方米。如果“北溪-2”投入运营,将达到每年1100亿立方米的输气量,占欧盟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三分之二。

  对天然气生产大国俄罗斯和需求大户欧洲来说,“北溪”项目毫无疑问是双赢的选择。对俄罗斯而言,“北溪”项目不仅可以实现俄罗斯能源出口多元化,更重要的是为俄提供稳定的能源出口收入,这对遭受美西方制裁、经济结构单一的俄罗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对于德国来说,“北溪”项目有助于实现能源进口的多元化,德国不仅可以直接获得俄天然气供给,还可以将其转运至其他欧洲国家,成为欧洲能源中转中枢。

  然而,就是这样一条商业要素完备的能源管道,却触动了他国神经,地缘政治的复杂性给项目平添了诸多波折。

  作为域外国家的美国在其中多番搅局,甚至曾将“北溪”项目称为“莫斯科破坏大西洋安全的工具”。从2011年“北溪-1”投入商业运营开始,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政府,无一不对项目虎视眈眈,甚至不惜搬出《美国敌对国家制裁法案》对“北溪”项目进行制裁。特朗普执政时期,《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内容中也包括对参与“北溪-2”项目的企业实施制裁。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多次公开表示“美国将尽一切努力继续阻止‘北溪-2’”。

  美国如此在意“北溪”项目并千方百计要将其“置于死地”,核心原因不外乎有三:一是项目将进一步增加德国甚至欧洲能源的独立性,从而影响地缘政治格局;二是项目直接与美国页岩气形成竞争,而相比于美国页岩气,通过管道运输的俄罗斯天然气无疑具有价格优势,这将直接对美油气企业产生冲击;三是项目本身将使俄获得更多外汇收入,削弱美西方对俄长期实施的经济制裁的效果。

  可以看到,如何“搅黄”俄欧天然气合作,美国一直在寻找时机,“北溪”项目既是目标,也是牺牲品。

  在“北溪-1”投入运营以及“北溪-2”项目接近完工并即将投入运营的关口,俄罗斯、美国与欧洲国家的博弈大戏日趋激烈。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恢复北约活力的努力基本得到了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支持,包括在对俄罗斯持续经济制裁方面,德国也是“毫不含糊”,唯独涉及德国能源独立的“北溪”项目,德国方面始终寸步不让。德国方面一直主张完成“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反对美国单方面跨区域制裁。

  俄国家技术集团总裁切梅佐夫曾指出,相比于俄美,俄欧之间有着更为紧密的联系和经济利益,而欧洲追随美国发起的制裁将使其失去俄罗斯市场。在德国人心中,对此是深以为然的。

  在卸任前的美国之行中,默克尔甚至透露,她已经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承诺,德国将说服俄罗斯,无论今后俄方是否继续使用乌克兰的管道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到2024年底前,俄天然气工业公司都将继续向乌方支付过境费。同样在那次美国之行中,默克尔与拜登已经就完成“北溪-2”建设达成一份协议,其主要内容包括“北溪-2”建成后,德国同意继续维持乌克兰作为俄罗斯天然气过境国的地位,同时承诺美德将继续加强对乌克兰能源产业的投资及防止俄罗斯“利用能源管道要挟乌克兰”。显然,德国为最终建成“北溪-2”项目付出了诸多努力。

  在各方博弈、妥协下,“北溪-2”项目完成了海底管道建设,但却没能投入商业运营,俄乌冲突的发生,成为压垮该项目的“最后一根稻草”。这里有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一是4月27日,根据“卢布结算令”,俄宣布停止对不愿使用卢布结算的波兰、保加利亚供气,让欧盟国家真正认识到俄罗斯的反制措施绝不仅是说说而已。二是今年9月七国集团禁止俄石油进口后,“‘北溪-1’因技术原因”停止向欧洲供气。

  “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事故发生后,相关的调查正在展开。国际舆论愈发关注美国、俄罗斯、欧洲国家长期以来围绕“北溪”项目展开的博弈。

  目前,对于“北溪-1”“北溪-2”管道上出现4个泄漏点的原因,包括美国、俄罗斯在内的利益相关方各执一词。业已于10月3日展开刑事调查的瑞典检察院6日表示,通过对案发现场的调查,此次泄漏事件属于“蓄意破坏”的嫌疑增加。

  9月30日,俄总统普京表示,袭击者通过攻击天然气管道,实现了摧毁欧洲能源基础设施的目的,这件事看上去不可思议,却是事实。普京还补充说,“谁是最大获益者,这件事就是谁干的”。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0月3日表示,在“北溪”天然气管道无法使用的情况下,美国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更多的液化天然气。他强调,无论是欧洲还是俄罗斯,都不会从“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中受益。

  相较于俄罗斯的激烈反应,美方的表态则耐人寻味。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近日接受采访时称,“北溪”事件仍有待进一步调查,现在推测“幕后黑手”的身份还为时过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表示“‘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他还称,泄漏不会对欧洲能源供给产生重大影响,并重申美方正在“努力解决欧洲短期和长期的能源安全问题”。

  “北溪”管道出现泄漏后,各种猜测层出不穷。要弄清事件原委,调查就必不可少。但现在的问题是,联合的国际调查在当前冲突背景下困难重重。佩斯科夫5日表示,俄罗斯对丹麦和瑞典发表的俄方不会被包括在“北溪”事故调查方的说法感到震惊。佩斯科夫强调,俄方必须参与对事发现场的检查和事件本身的调查。另一方面,无论是丹麦、瑞典甚至是俄罗斯,独立调查无论最终有没有结果、结果如何,都恐难让各方满意。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俄乌冲突前景不明,“北溪”项目已成为多方博弈的牺牲品,俄罗斯与美国的“新仇旧恨”中又添了一笔,二战后的世界格局正处于激变之中。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