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了”——起底美国的制度性衰落

0 Comments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等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基于贫困率、饥饿率、平等、健康等一系列指标的可持续发展指数排名中,美国从去年的第32位降至今年的第41位,位列古巴之后。

  这是反映“美国病了”的又一调查报告。一系列数据和报告都显示,美国人均预期寿命缩短、贫富差距扩大、种族主义愈演愈烈,与此同时,暴力日益泛滥、军费开支节节攀升。一组组数据暴露出美国政府在社会发展和国家治理方面的失败,而问题根源在于“美式民主”的制度性衰落。

  “我们实在是受够了!”今年6月以来,美国各地民众顶着烈日在华盛顿国会大厦附近集会,抗议种族歧视、经济不公等一系列社会问题。非洲裔美国人阿德里安娜·盖蒙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种族主义在疫情下的美国越发严重,由此导致经济不公等问题日益严峻。纽约州退休教师格洛里娅·布兰德曼表示,富人在税收系统里“钻空子”,穷人却连医保都负担不起,感染新冠肺炎后只能硬扛,“这样的不平等一直存在于美国”。

  国际公关咨询公司爱德曼发布的2022年“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显示,美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指数为43,与去年相比下降5个点。自2017年以来,美国的这一指数已累计下降10个点。

  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从何而来?来自政府及时回应民众的健康、发展、安全等关切,为民众创造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然而,大量事实证明,美国政府在这些方面严重缺位、失位。

  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美国政府反应迟缓,政客甩锅推责,酿成上百万人丧生的惨剧。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今年8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人均预期寿命在2021年下降近1岁,为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造成这一情况的首要原因是新冠疫情。专家认为,美国抗疫失败并非偶然。除了美国政府防疫政策只重经济利益、罔顾人民生命等原因,波士顿学院流行病学家菲尔·兰德里根说,美国过去三四十年来系统性忽视公共卫生,最终造成了这一局面。

  这是2021年9月6日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拍摄的一处临时停尸场内存放新冠患者遗体的冷藏车。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这是2021年9月6日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拍摄的一处临时停尸场内存放新冠患者遗体的冷藏车。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在民生方面,财富不断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美国外交学会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程度几乎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都高,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加剧。1978年至2018年间,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平均薪酬增长超过900%,而工人平均收入仅增长11.9%。皮尤研究中心一份报告也指出,美国的收入不平等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持续加剧。1980年,美国顶层10%家庭的收入约是底层10%家庭收入的9.1倍,而到了2018年,这一比率扩大到12.6倍。

  在种族问题上,矛盾也在加剧激化。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他人与归属感研究所去年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美国超过80%的大都市地区不同族裔之间相互隔离的程度比1990年更严重。例如,底特律市区80%的居民是非洲裔,而该市附近的郊区格罗斯波因特则有90%居民是白人。在新冠疫情和经济下滑的背景下,非洲裔等少数族裔成为更易受伤的群体。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疫情使得非洲裔美国人的人均预期寿命减少2.7岁,降至72岁,这是200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降幅在所有族裔中最大。

  今年7月14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52辆黄色校车组成一个绵延1.6公里的长枪形车队,驶向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的办公室。校车上的空座位代表了2020年以来在美国枪击案中被杀害的4000多名儿童。据美国媒体报道,克鲁兹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获得了70多万美元的资助,被认为是拥枪团体的代言人。此次抗议活动组织者曼努埃尔·奥利弗说。“现在是把孩子们放在金钱之前的时候了。”

  在民生数据不断下滑的同时,调查报告显示,美国暴力日益泛滥,军费开支节节攀升,美国在暴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22年5月26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人们哀悼枪击事件遇害者。新华社记者 吴晓凌 摄

  在控枪问题上,再多无辜生命的逝去也无法让美国政客推出任何实质性举措。根据美国芝加哥大学哈里斯公共政策学院和公共事务研究中心近期公布的民调结果,平均每10名美国人中就有2人亲身经历过或者有身边人经历过暴力事件。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暴力解决方案中心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是美国与有关的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同比增长15%,达45222人,创下1968年有该项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纪录。这意味着平均每天约有124人死于暴力。

  美国是世界头号军事大国,军费开支长期高居世界首位。据德国斯塔蒂斯塔调查公司统计,自2015年以来美国军费持续攀升,2021年达到7420亿美元。预计到2032年,这一数字或将升至9980亿美元。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每年发布的全球军售报告中,美国军火出口额也高居榜首。尽管2017年至2021年全球武器交易量与2012年至2016年相比下降4.6%,但同期美国武器出口额增长14%,其在全球的占比从32%上升至39%。

  智库美国进步研究中心曾发表文章指出,美国政府需要明白,无论增加多少军费都“买不来完美的国家安全”,而军费的增加总是会以其他领域开支的相对减少为代价。美国政府应当为改善美国老化的基础设施提供更多资金。

  美国为何在穷兵黩武之路上一条道走到黑?美国国防部前官员富兰克林·斯平尼借乌克兰危机道出了真相:美国军工产业因此赚得盆满钵满。美国布朗大学去年9月发布报告指出,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开始以来,五角大楼的支出总额已超过14万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流向军事承包商。

  今年8月,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被联邦调查局突袭“搜家”后,民主、共和两党及双方支持者激烈对抗,甚至发生了针对联邦调查局的暴力事件,“内战”一时间成为美国社交网络上的热词。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说:“大量迹象表明,美国的民主陷入险境。”

  民生下滑、社会撕裂、暴力泛滥,“美式民主”弊端暴露无遗。即便在西方盟友和美国民众眼中,美国的“民主形象”也已黯然失色。位于瑞典的国际民主与选举援助协会2021年发布报告,将美国列为“民主倒退的国家”。

  这是2022年8月15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联邦调查局总部。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美式民主”的崩塌,体现在政治层面就是无尽的党争与撕裂。民主、共和两党围绕控枪、堕胎、移民等一系列问题的对立日益加剧,双方支持者也越来越不能互相容忍。2021年年初美国政府更替之际发生的国会山骚乱事件就是两党矛盾严重激化的后果,被法国《世界报》网站称为美国“病态民主”的标志。

  “对西方国家来说,社会分歧加剧应该是一记警钟……民主制度可以为社会分歧提供掩护,使其成为某些人谋求政治利益的工具,就像近年来发生在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情况那样。”美利坚大学教授阿米塔夫·阿查里雅在《外交》杂志上撰文指出。

  美国作家马克·费希尔甚至认为,这个国家正处于自南北战争以来最接近内战边缘的状态。

  《》专栏作家马克斯·布特失望地写道:“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倒退的民主国家……我们似乎正在梦游般走向灾难。”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